岳云鹏张鹤伦同台相声 岳云鹏孙越相声全集高清版2020

时间:2021-07-31 08:09:08 作者:admin 49547
岳云鹏张鹤伦同台相声 岳云鹏孙越相声全集高清版2020

岳云鹏给相声界带来了什么?

先说结论:岳云鹏的走红,给相声界带来了无限的可能性。

从岳云鹏之后,相声界尤其是德云社涌现了一大批基本功一塌糊涂,但名气一个赛一个更大的“相声艺人”。他们无一例外都是靠相声之外的东西征服粉丝,为“相声”这个概念拓展出了N个次元。

为什么郭德纲在岳云鹏走红之后,敢对着镜头志得意满的说这些话:

如果我愿意的话,我可以一个月捧出一个岳云鹏来,说相声的要想红,在我手里我可以给你推算到准确的日期,你明年7月15日左右能红,我说你什么时候红你就什么时候红。

对于艺术家来说,他们最钟爱的是作品,因为作品是独一无二的。

但对于商家来说,他们最钟爱的是产品,因为产品是可以复制,而且可以反复套用的“活儿”。

对于郭德纲来说,岳云鹏就是他探索“产品”的试验田,而且他自认为这个产品非常符合预期。

时至今日,从郭德纲内心来说,岳云鹏的相声基本功,也不及高峰的十分之一。

但高峰的人气跟流量,拼其一生也够不到岳云鹏的十分之一。

这就是产品和作品的区别,产品需要更多人接受,这更多人里面最重要的是“审美下限”,而且这种下限越低越好,因为只有更低的门槛,才能让更多的人涌进来买票。

比如下图这个门槛,小姑娘怎么也跨不过去,这就是在入口处设限,让一部分没必要进来的人挡在外边,把腿修炼长一点,或者让别人把你扔进去。

这在艺术门类里面,就是对你审美的一个“下限”要求,你最少要有跨过门槛的审美能力,否则你根本没必要买票进去。

郭德纲在早期努力的方向,就是在保持相声基本的欣赏门槛为前提,努力提升自己和徒弟们(何云伟曹云金)的“上限”,让更多的懂行观众以及票友认可并捧自己。

这也是郭德纲积累的第一批纲丝,全部都是专业票友的缘故,当时以郭德纲跟德云社为核心聚集起来的网络力量,建立了一个以传统相声为关键词的乌托邦,相声公社相声坛子中华笑网相声水寨等,京津两地的票友在这里尽情的宣泄自己对相声的见解,以及对郭德纲跟德云社未来的无限憧憬。

但随着德云社风波不断,郭德纲反复惹事儿,而且越来越膨胀。原来以相声为关键词的纲丝群体,分裂成了“郭德纲是无所不能的神”以及“厌恶走偏郭德纲”的两大群体。

前者变成了现在的铁杆纲丝,把郭德纲当成万世圣人,郭德纲永远没错,错的一定是地球跟宇宙。

后者变成了铁杆纲黑,包括知乎跟百度相声吧,以及豆瓣和头条等自媒体阵地,都有一些孜孜不倦嘲讽郭德纲跟如今的德云社,然后缅怀那个再也回不来的巅峰郭德纲的人。

但郭德纲为了立稳自己永远不会犯错的人设,开始了一项轰轰烈烈的大工程,那就是大幅度降低德云社相声的欣赏门槛,将有一定欣赏能力的观众逐渐淘汰,大部分精力放在了不懂行的“粉丝”身上。

而岳云鹏就是第一批试验品,而且非常成功,一大批不懂相声,但喜欢看岳云鹏卖萌耍贱,听五环之歌跟送情郎,以及为岳云鹏农村苦孩子人设感动流泪的粉丝涌入德云社。

相声的门槛,这一刻被郭德纲拆到了地平线上。

你不用听活儿,也不用品味包袱的精妙,更不用了解相声到底是什么。

你只要懂得欣赏岳云鹏搞笑的外形,能够听懂他卖萌耍贱的声音,可以从歪唱流行歌曲中感受到快乐,你就是德云社永不淘汰的衣食父母。

这种拆迁相声门槛的做法,对于德云社来说利在千秋,因为粉丝可以在德云社看到很多她们喜欢的各型各色,贴着相声标签的“偶像”。

比如贱萌的岳云鹏,二人转的张鹤伦烧饼,偶像派的张云雷孟鹤堂秦霄贤。

这些人可以满足你任何审美需求,唯独没有相声,但在相声门槛已经被拆掉的前提下,追星粉绝不会感受到“相声”为何物,甚至她们可以用自己的空瓶能力,反向定义相声。

所以才会有“德云社相声才是相声”,“主流相声演员只会一段相声”,“传统相声只有德云社才听得到”等谬论。

但拆掉门槛之后,相声变成了任人踩踏的烂泥,蝗虫一样的追星粉在追捧自己偶像的同时,把真正说相声的人当靶子去攻击去否定,而有利可图的资本也会涌入这个没有门槛的行业,去打造更多的“产品”,让劣币驱逐良币,并最终毁掉这个行业。

郭德纲捧红的岳云鹏,实际上开启了潘多拉魔盒,给相声行业敲响了第一声丧钟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